QQ飞车刷车软件,活动资讯官网为您提供最新的qq飞车资讯以及攻略视频和免费的qq飞车刷车软件2017 www.shuache1.com 攻略网】

 

2015最新奢华版刷车软件【软件下载】:

 

QQ飞车刷车软件【2017年最新版】

免费的qq飞车刷车软件_qq飞车视频教程下载_以及最新的免费刷qq飞车刷车软件下载

qq飞车免费刷点卷_qq飞车怎么刷点卷我们飞车刷车网站也会教你们怎么免费抽奖抽到S车

友情提示:(软件由C++和java编译而成,可能会造成杀毒引擎的报毒以及拦截,关闭杀毒软件打开即可!)

qq飞车刷车软件下载1.pngqq飞车刷车软件下载2.png

观看教程视频请自行调节画质的清晰度,方便使用软件!


 

飞车辅助吧专用辅助

作者:Admin 浏览: 发布时间:2017/7/17 9:06:46

飞车辅助吧专用辅助

 

 ███████加QQ100610422████长期提供2017最新qq飞车刷车软件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█
☆★☆★☆★本站提供2017最新qq飞车刷车软件下载,qq飞车刷车辅助下载,qq飞车免费版刷车软件,刷车代码☆★☆★☆★

  是宫中妇人常戴的甲套,前端尖利,宛如匕首,很多甲套饰以宝石金粉,不过一般这些东西不会掉,除非……剧烈运动。

    尊贵的宫眷们,有什么机会剧烈运动?还运动到这床榻边缘?

    景泰蓝的声音,有点空洞地传来。

    “那天晚上我去看父皇,晚饭吃多了,父皇怕我肚子胀着,出门吹风生病,就让我在里间榻上睡觉,让我在里间榻上睡觉,让人把门掩上。我睡到一半,忽然被声音惊醒,就赤脚爬下床去看……”

    宫室灰尘拂去,黯沉退却,时光瞬间倒流,仿佛还是华光熠熠承御殿,久病的皇帝,在榻上歪着,面前坐着他宠爱的贵妃,贵妃在给他喂药,喂完了两人喁喁低语,没有注意到殿后一角探出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说的未尝没有道理……难为君瑞是你的孩子,你却毫无私心……”他欣慰地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孩子听见自己的名字,更加努力地向前凑了凑。

    “臣妾未敢为一己之私,忘却国家大义……”年轻的贵妃在轻轻拭泪,“臣妾自己……一开始也转不过弯来,只是一直在读前朝史书,看到先明圣太后亲子愚而养子贤,她力排众议,毅然立了养子,当时那句‘社稷之重,有甚于一人荣华矣’,臣妾久久不能忘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顾虑得很是,”皇帝缓缓道,“君瑞资质瞧来是平庸了些,体力也弱于常人,而且性子骄纵……朕也很有些担心……”

    贵妃低头啜泣,有意无意抚了下自己的肚子。

    “好在你腹中还有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贵妃脸上飞过一抹红云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”皇帝似终于下了决心,道,“朕还是留个提醒吧……来人,召晋国公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贵妃按住了他的手,温柔地道,“此事实在不宜太多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皇帝略一沉思,点头,“你说得也是,朕自己来。”说完披衣起身,贵妃亲自伺候笔墨,皇帝写几行,停一停,又叹口气。

    孩子在角落里,瞪大眼睛,并不知道此刻对话事关自己命运,只是看着母妃灯火里微带焦灼却又维持温柔的脸容,没来由地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他向后缩了缩,忽然碰到一个人的身体,他险些惊叫,那人一把捂住他的嘴,他回头,就看见一双带着不安之色的细长眼睛。

    在他耳边道。

    他眨眨眼,认出这女子穿的是低等宫眷服饰,可能是哪个被传来侍寝的低等嫔御。

    殿内,皇帝已经写完,长叹了一口气,犹豫了一下,拍了拍床头。

    床头弹出一个暗格,里头有玉玺和皇帝随身行玺。贵妃的眼睛亮了一下,立即掩饰地低头。

    皇帝盖上玺印,吹了吹墨迹,贵妃伸手来接,皇帝却顺手将旨意往暗格里一塞,道:“这东西给你全无好处,先放在这里,朕还要想想……”他又在叹息,道:“就算将来要用到这旨意,但望你也多想想,多给君瑞一点机会。”

    妃有些失望地看着皇帝将旨意收起。

    皇帝正待关上暗门,忽然身子一僵,回身狐疑地道:“你以前从来不读史书,你说你讨厌史……今天的话是有人教你的!”

    贵妃身子一震。

    “还有,”皇帝苍白的脸上目光灼灼,“你怎么进来的?我今天说了不让人来,密卫呢?你带了高手——”

    贵妃忽然快速地向后退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皇帝身子一仰,噗地喷出一口黑血,“你……药中有……”

飞车下载官方下载

qq飞车下载官方下载

侠盗飞车下载官方下载

飞车下载2016正式版官方下载

飞车下载2015正式版官方下载

飞车下载数据含非法



    榻上皇帝五官扭曲,狰狞如鬼,孩子惊得浑身一颤,张嘴要叫,身边女子再次眼疾手快,一把捂住了他的嘴。

    覆盖在嘴上的手冰凉柔软,也在不断颤抖,两人相拥着,在黑暗的殿角抖成一团。

    皇帝已经倒了下去,侧身卧在枕头上,嘴角的黑血汩汩地流,浸润了枕头和被褥,无声流入床头缝隙,贵妃呆怔在那里,似乎也被惊住,眼看皇帝支起手臂,艰难地要将那旨意揉烂,又试图狠狠去关暗门抽屉,也不知道动弹。

    忽然承尘下降落两条人影,一男一女,男子青巾蒙面,一身朴素如晴空的蓝衣,女子则穿着女官服饰,看见榻上情形,男子身子微微一顿,女子却毫不犹豫扑过去,压住了皇帝的手。

    “娘娘!”她在榻上压住挣扎的皇帝,对贵妃低喝,“当断不断,反受其害!”

    贵妃一怔,神情如被醍醐灌顶,也扑了上去,一把扯开皇帝的手,夺过那旨意塞在怀里,手再收回的时候,已经落在了皇帝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皇帝只发出一阵濒死的呜咽。

    殿角处,被死死捂住嘴的孩子,也在心底发出一阵疼痛的呜咽……他的父亲……他的母亲……

    他想哭,想逃,想钻入地下,永不面对这般黑暗苦痛,然而他似被人施了定身法,动不得逃不得,浑身僵硬如铁板,他身边那个年轻女子,和他一般,除了还知道死死捂住他的嘴之外,也已经浑身僵木,像一具冰冷的尸体。

顶部】 【关闭